煤電機組“延壽”空間大

發布時間: 2019-12-11   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本站編輯

  未來,煤電將由電量型電源轉向電力型電源。在此背景下,完全可通過少新建、多延壽的方式,協助解決電力安全、系統靈活問題,避免加重投資負擔。特別是存在電力缺口的地區,不建議簡單關停。

  老舊機組改造后環保難達標,失去了延續的意義。同時,企業也要考量投資與產出比,延壽時間過短得不償失。

  日前,國電長源電力發布《關于公司全資子公司發電機組延續運行的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以下簡稱《公告》)稱,旗下國電漢川第一發電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川一發”)1、2號機組(30萬千瓦)已臨近機組設計壽命。經國家能源局華中監管局準予,兩臺機組可延續運行,分別以評估報告通過的時間為基準,延續運行10 年。

  記者梳理發現,經環保改造、增容提效、供熱升級等措施,我國目前已有10臺煤電機組獲得超期服役延續運行批復,主要涉及國家能源集團、華電集團兩家企業。對比近期頻現的煤電資不抵債、清算破產等現象,機組“延壽”顯得格外罕見。究竟什么樣的機組能夠延壽?延壽能否成為存量火電資產的一條出路?

  既是“止疼藥”,也可防風險

  “漢川一發1、2號機組延續運行獲批準,有利于漢川一發日常生產經營保持持續穩定,漢川一發將嚴格按照火電機組運行維護有關規定,確保發電機組正常、穩定運行。上述延續運行期限屆滿前,公司和漢川一發將根據機組運行情況、壽命評估情況和屆時具體政策情況,決定上述機組是否再次申請延續運行。”《公告》表示,延壽為企業提質增效再添動力。

  這樣的“喜訊”并非個例。

  今年以來,至少已有國家能源集團7臺機組、華電集團3臺機組,先后獲得延續運行批復。這些機組均于上世紀80-90年代投運,延壽時間在3年-11年不等。一個多月前,國電靖遠發電有限公司宣布,其1、2號機組獲得超期服役延續運行批復,準許延運10年,可繼續服役至2029年9月、2030年10月。

  作為上世紀90年代初甘肅乃至西北區域單機容量最大的火電機組,上述兩臺機組分別于1989年9月、1990年10月投入運行,設計壽命為30年。“通過增容、供熱和超低排放改造等重大升級,提高了機組的安全、經濟性和環保性。”相關負責人表示,靖遠發電有限公司也是西北區域第一家獲得火電機組延壽許可的單位。這一舉措,不僅可為當地提供穩定熱源,也是優化資產結構、提升企業效益的一條出路。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洪濤看來,這些獲批延壽的機組打“加時賽”,既能起到“止疼藥”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存量火電機組的財務狀況,也能通過盤活現有資產,避免新建長周期、重資產煤電機組而帶來的投資風險。

  環保性、經濟性是延壽前提

  兩年前,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便注意到煤電機組的延壽問題。“在我國,煤電機組到期退役之前,往往已歷經3-4輪技術改造。即便臨近壽命期,這些機組的狀態依然不錯,簡單關停、拆除非常不經濟。”

  袁家海表示,除了實現存量資產利用率最大化,優質臨期機組還可扮演“戰略備用”的角色。“未來,煤電將由電量型電源轉向電力型電源。在此背景下,完全可以通過少新建、多延壽的方式,協助解決電力安全、系統靈活問題,避免加重投資負擔。特別是存在電力缺口的地區,不建議簡單關停。”

  “現在起直到2030年,約有5000萬千瓦的機組可考慮延壽。”袁家海進一步表示,這些機組雖繼續存活,但更多是為電力系統做好服務。“換句話說,一年也開不了幾回,實際利用小時數可能只有三五百小時。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算,由于這些機組的投資回報期已過,資產折舊、人員負擔相對較輕,固定成本也低于新建機組。前者用于調峰和備用,電量空間讓給高效的新機組,可謂一舉兩得。”

  那么,究竟什么樣機組才能延壽?

  國核電力規劃設計院助理總師、商務法規部主任韓磊告訴記者,環保性與經濟性是延壽的前提。“對于一些老舊機組,再怎么改造,環保也難達標,首先就失去了延續的意義。同時,企業也要考量投資與產出比例,延壽時間過短得不償失,所以歸根結底是經濟性問題。”

  袁家海則認為,除了企業自身的工作,目前亟需一套執行標準、技術規范。“以此作為參照,對設備性能的延續做好狀態評估。”

  優化存量比新建更重要

  在目前嚴控煤電規模的背景下,多位業內人士指出,延壽只是優化存量資產的一個方向。下一階段,優化煤電存量比發展增量更重要。

  “'十四五'期間,乃至2035年之前,煤電仍將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其'壓艙石''穩定器'作用不會改變。但同時要看到,五大發電集團的煤電業務去年仍虧損26億元。在此情況下,新建機組經營狀況難以得到保證,反而會沖擊現有資源。” 在國網能源研究院日前主辦的電力系統轉型發展論壇上,國家能源集團國電環境保護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劉志坦指出,“如何讓現有煤電企業過得更好,是當前的重點。”

  這一說法,也在國網能源研究院最新發布的《2019中國電源發展分析報告》中得到印證。該報告統計顯示,2018年,煤電企業依然承受較大經營壓力,行業虧損面達到47.3%。

  對此,劉志坦建議,一方面,應充分利用數字電站、大數據、云計算、在線優化等先進技術,力爭實現燃煤電站的實時優化、主動決策、自主維護與檢修,以及基于智能電站的智能化設備管理服務和多源生產協作,以改善經營現狀。另一方面,加大落后產能淘汰力度,在環境容量寬松、具備建設條件的地區,可采用等量替換、壓小上大。“同時,對具備改供熱條件的機組,建設實現熱電聯產,以優化電源結構。”

  “為推動產業升級,還可采用供電煤耗差額動態對標淘汰落后產能。以當前國內先進燃煤發電機組的供電煤耗為基準,對服役年限剩10年以下的機組,若供電煤耗高于對標煤耗40克/千瓦時,建議淘汰;對服役年限剩10-20年的機組,若供電煤耗高于對標煤耗50克/千瓦時,則建議淘汰。”劉志坦建議,“對于能效指標達標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到期機組,在保證設備安全的情況下,應該建議實行延壽運行。”

      關鍵詞: 煤電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400-007-1585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86
猛龙哥传奇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 七星彩解梦 快乐扑克玩法中奖规则 期货配资合法吗 北京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怎样玩五分彩可以稳赚 福建11选五技巧 河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i 山西新十一选五 十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