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載能產業發展的問題、挑戰與出路

發布時間: 2019-12-11   來源:本站編輯  作者:本站編輯

  近年來,我國高載能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顯著,能源消耗水平不斷下降,產能逐步向中西部轉移,產業結構更趨合理化。但隨著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能源資源約束問題日益突出,高載能行業發展面臨著新老問題交織的局面,這將成為我國高載能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桎梏,亟需尋找應對之策。

  高載能產業發展存在的問題

  近年來,我國產能過剩問題依然存在。國際上,產能剩用率低于80%為產能過剩,低于75%為嚴重過剩。2018年,我國化工、非金屬行業產能利用率均低于75%,黑色金屬行業產能利用率不足80%。

  此外,創新投入偏低。高載能產業自主創新投入偏低,2017年四大高載能產業規模以上企業平均R&D經費投入強度僅為0.89%,低于1.14%的制造業平均水平和2.13%的全國平均水平,遠低于創新型國家2.5%以上的水平。

  值得關注的是,結構性矛盾仍較突出。我國高載能產業大多數企業還處于產業鏈中下游,傳統低端加工產能過剩與高端深加工產品短缺并存。一方面,低端加工產能仍處于過剩狀態,另一方面,以高端軸承、高端聚烯烴塑料等為代表的高端工業產品仍大量依賴進口。

  還要看到,高耗能企業過分依賴地方保護和低電價。一些地方借著“新電改”干預電力交易,部分企業未執行國家電價政策。以某省為例,某鋁企2015年經營困難,由當地政府主導要求降電價,該企業與發電企業的直購電價按火電上網標桿電價下浮0.16元/千瓦時,電網公司收取的直購電過網費低于國家核定電價0.0117元/千瓦時。這與電改初衷不符,影響了電力市場培育,使一些本應退出市場的企業得以繼續生存甚至擴張,也使部分企業在低電價的刺激下將產能轉移至西部,導致西部產業結構畸形化和重型化,不利于全社會的節能降耗和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高載能產業發展面臨的挑戰

  目前,高載能產業發展面臨的挑戰有:一是宏觀環境嚴峻給高載能產業發展帶來不確定性。從國際來看,全球有色金屬、鋼鐵等商品需求增長乏力,大宗資源供應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商品價格波動更為復雜,企業投資和生產決策難度加大。從國內看,我國經濟發展正處于增速換擋、結構調整、動能轉換的關鍵期,高載能產業需求低迷和產能過剩并存的格局將成為常態,產業邁向中高端發展對提高高載能有效供給水平提出迫切需求。

  二是能源資源難以支撐高載能產業產能無序擴張。未來一段時期,我國能源消費仍將保持增長態勢,能源供求將呈緊平衡狀態,高載能產業能源約束問題將逐漸顯現。以云南省為例,水電出力特性和負荷特性不匹配決定了汛枯矛盾將長期存在,枯期仍需火電補充。預計2024~2025年以后,云南枯水年存在38~83億千瓦時電量缺額,遠遠無法滿足規劃的600萬噸電解鋁及其他高載能產業用電需求。

  三是礦產資源保障基礎薄弱。一方面,我國部分礦產資源面臨枯竭危機。以鋁土礦為例,我國正以不足全球3%的儲量生產著全球20%~25%左右的鋁土礦,靜態可采年限僅為14年,遠低于世界102年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重要礦產資源的對外依存度仍未明顯減輕,預計到2030年,我國石油、鐵礦石、鋁等對外依存度將分別增至70%、85%、60%左右,資源供應風險將長期存在。

  推動產業轉型升級需進一步改善發展環境

  盡快落實高載能產業產能總量控制的目標任務。近兩年,電解鋁、鋼鐵等行業內出現了利用產能置換投資新建項目的傾向,產能置換未能有效解決壓減過剩產能問題。化解過剩產能要堅持總量控制,一是國家盡快制定合理的壓減產能方案,強化任務落實,切實改變“政策頻出,調而難控”問題。二是落實國家電價政策,利用市場調節產能。加強對地方約束,消除干預電力交易、市場運行不規范問題,防止地方以“低電價”無序盲目地擴張高載能產業,成為國家調結構促轉型的“絆腳石”。

  加強產能轉移的規劃和管理。產能西部轉移應科學規劃和加強管理,勿盲目擴張建設。高耗能產業產能轉移規劃,要綜合考慮承接地區的能源、資源、市場等因素,防止盲目投資造成無序競爭的局面。以云南省為例,隨著“十四五”電力供需轉向緊平衡甚至缺電,在已規劃的電解鋁規模下,成本與產品價格倒掛也并非不可能,后市不容樂觀,但據調研,尚未有企業對上述問題加以考慮。政府要加強產能轉移的規劃和管理,將產能控制在合理范圍。

  大力發展再生金屬產業,加快產品供給結構轉型。再生金屬產業資源能源消耗低,是未來發展的方向,也是國家工業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必然選擇。工業發達國家普遍重視再生金屬產業,再生金屬循環使用比率高。2018年,我國再生金屬產量占原生產量比例不到20%,再生金屬產業發展還未被重視。政府要加大對再生金屬產業扶持力度,優化產品供給結構。

  延伸和完善產業鏈,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美國、日本、德國等國家在上世紀60~80年代通過延伸產業鏈,發展新興產業,完成了原材料工業轉型升級。對我國來說,一方面,有條件的企業可以向上游能源生產領域延伸,實現產業與能源一體化發展,降低成本。另一方面,電解鋁、鋼鐵等產業延長到深加工領域,提高產品附加值,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肖謙 朱浩駿 席云華 楊少瑞

  ■作者簡介:肖謙,南網能源院副院長;朱浩駿,南網能源院副所長、高級工程師;席云華,南網能源院研究員、高級工程師;楊少瑞,南網能源院助理研究員。

      關鍵詞: 高載能,南網能研院
相關新聞:
本文暫無相關文章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58689070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400-007-1585

投訴監管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86
猛龙哥传奇